白歌鸽呀

就是……有空了就写写喜欢的cp。
写不写的好是个问题。
能入你的眼那真是太好了ღ( ´・ᴗ・` )比心
这里不太会说话.易勾搭。
请各位多多关照(*╹▽╹*)

是学校布置的书签。
颜色好脏。
嘤。

  • 老师布置的作文《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成一个小女孩的暗恋自白。

  • 还挺喜欢这篇的。

  • 虽然感觉这样交上去会被叫去喝茶。

  • 看得开心就好了❤

  • ↓正文

       想看他带着少年的青春活力挥洒汗水,想看他扬着骄傲的笑容举起胸前的金牌,想看他为偶像加油时那闪耀的双眸,也想看他少年特有的痞子味,想更多的了解不一样的他。

 

       每每看到熟悉的身影,之前的自勉全都化为了头上隐隐蒸腾的雾气,脸颊明显的升温让我有点挫败感,心脏好像偷偷加大了工作量,思维却没有任何加成,反而迟钝得甚至不想移动视线。幸好理智打醒了缓慢运作的大脑,故作镇定移开了视线,仿佛那几秒的停顿再正常不过。只是偷偷瞄向他的目光,夹杂着只有我自己明白的情感。

 

       海绵般的心情,微湿,微凉;温热的手轻轻捂住,流出来的水慢慢溢出。我看着他轻松完美达到训练的标准甚至更好,心头上涌的是难以言喻的自豪和自卑。明明没有阳光,我却感觉好像阳光炙烤着脸脥,透过毛孔直逼血液,温热着我似潮湿的心情。

 

       他与其他人走在前面说说笑笑,我安静地与他人伴随其后,时不时插入伙伴的谈论头却一直微微下垂,也没有人会觉得我没有礼貌。以前“腼腆”的铺垫为此时打下了基础,即使我抬眼看几眼前面的人,也不会有人注意,更别提走在前面毫无思想的他。尽管行走在炎夏中,那喜悦的心情也无法忽略。

 

       耳畔传来他的声音,在我听来就像唯一的声源,自动过滤了其他人的声音。感觉世界失了他人,只有他在说,我在听,作这唯一的听众。恍惚间耳畔突然一声巨响,带着差点骤停的心跳我皱眉向伙伴瞪去,脸上贼兮兮的笑容让我的怒气达到了临界点,追打他的同时暗自反省自己的失态。收回观察他反应的目光,带着自己都读不懂的庆幸和失落。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缕透明状物体,幽幽水气氤氲于它周边,似拢起的一束青纱,紧裹着微湿的手心,悄悄露出一点于阳光下。它很快就渐渐散开,像消失了,又像弥漫于空气各处。深呼吸,仿佛可以嗅到湿润空气中飘散着丝缕淡淡的清香。

 

       也许他会察觉到这奇怪的现象,也许他会以为哪里的花店老板摆出了新鲜盛开的鲜花,也许他会发现那小小的隐藏起来的透明。我会将一切忧伤埋在泥土里,放在雨后初露的阳光下暴晒,放纵生长。我真心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楚路】重启(二)

(二)注意

        距离上次见面后的第三天,路明非呆滞地看着门外冷漠的少年,很是懵逼。

        诚然,路明非没想到会这么快再遇见楚子航,他甚至以为楚子航是特地来找他的。路明非的视线从陈雯雯的背影离开,顺着女生尖叫的方向,缩起脑袋看着门外一脸淡然的楚子航。

        事实证明楚子航真的是来找路明非的。

        “路明非在这吗?”

        不等主人公发话,早已双眼冒红心的柳淼淼便积极地搭上了话:“在的,楚子航你有什么事吗?”

        然后路明非就看见柳淼淼娇柔柔地指向了他,对比一下两个月前她无情冷漠的拒绝,路明非不由得感叹楚子航的魅力之大。随即发现楚子航的目光移向了这边,撇撇嘴,也不自找没事,非常自觉地站了起来招手,好让对方更快地看到自己。

        “楚学长我在这!”然后路明非才注意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校学生会主席会来找他?

        路明非自觉自己没有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但如果是与学校有关他就必须回想一下了,比如他这次开学考又拉了仕兰中学多少名。路明非从来都记着仕兰中学在省里的“贵族”位置以及他这个废柴与这所学校是多么的格格不入。难道校长终于受不了他这颗老鼠屎打算灭了他吗?

        细思极恐。路明非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点个蜡。

        楚子航莫名其妙地发现路明非眼中带着视死如归的意思……错觉吧。楚子航默然,在心底不着痕迹地抹去这种感觉,想起此行的目的,开口道:“出来。”说完觉得不妥,又再加了句:“学生会有事。”

        于是可怜的路明非在全班同学幸灾乐祸的眼神中抖了三抖后,顶着一身“炽热”的目光僵硬地走了出去。

        路明非的不安楚子航看在眼里,反思着自己哪里使他如此紧张,努力尝试着使自己面前这位小学弟放轻松:“放心,知识成绩上的问题。”

        就因为是成绩问题才不放心啊!路明非欲哭无泪地看着眼前的学霸。

        丝毫不明白自己说错话的楚子航继续行驶在他那条不会拐弯的高速公路:“你的问题我已经了解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啊?开始什么?”路明非茫然地问道。

        ……随着上课铃响起的是两人之间突然的沉默。

        不知如何说起的楚子航:……

        觉得自己问题太多导致学长尴尬的路明非:……

        “路明非?你站在外面干什么,没听见上课铃吗?”路明非从没觉得班主任的声音宛如天籁,能救他于泥【gan】潭【ga】之中。

        同样松了口气的楚子航解释道:“抱歉,老师。学生会内部决定提高路明非的成绩,身为会长我必须帮助他复习。现在我是来通知他的。”

        戴着平面眼睛的女老师很是和蔼地看着楚子航,温柔地表示她理解,又鼓励路明非要加油。

        曾经亲身体会过班主任“狮吼功”的路明非如小鸡啄米般地点头,他觉得自己已经看到再拉低平均分的后果了!

        楚子航点点头,再次向老师表达了歉意,跟路明非说明了时间、地点已经要带的东西,便离去了。

        拒绝不能。路明非忐忑地想着,在班主任“慈祥”的目光中艰难地度过了接下来的课程,唯一让他开心的也就只有陈雯雯偶尔的回视——啊,女神又看我了……痴心妄想的路明非幸福地想。

        另一边的楚子航则在认真听课的同时,望一眼窗外依旧绿意盎然的白杨枝叶。

        “学生会”的事真假参半。

        路明非对自己的定义很符合校长和学生会对他的看法,这所私立学校对他很是头疼。楚子航在那天遇见路明非后,总觉得有点熟悉,这种感觉在第二天他检查早操的时候被证实了。

        原本充满了青春气息的仕兰校服被那人硬生生穿出了大叔特有的沧桑,随着一上一下的动作在人群中舞动,还算标准的动作也显得懒散,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就像一个不怎么专业的小丑在想方设法取乐观众。但这不是马戏团,所谓的“表演”也实在是不容乐观。

        真是太糟糕了。行事严谨的楚子航皱眉,笔尖在那个班级名字的上方打转。

        但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模糊的片段,冰山脸一刹那有了裂缝。记忆逐渐变得清晰,倾盆大雨中,校服紧贴在少年还未完全长开的躯体,湿哒哒的棕栗色头发在少年奔跑的路途中一颤一颤,背影一如那时他一个人站在高速公路上的孤独。


        清晨的风湿润文静,暖阳轻轻打在洁白的纸上,少年的面容被逆光的阴影所遮挡,握在手中的笔不知何时已被收起,一直默站在原地。深蓝的发尖微微翘起,直到早操接近尾声他才有了动作,如梦初醒地轻轻活动了下一直抵着的脖子,转身离去。

        楚子航向校长问了学校管理员账号的密码,借口说帮学校整理一些事务,神情淡定自若。校长没有半点犹豫就告诉了他,还很贴心得让他直接在校长电脑上操纵,完全没有想过学校有什么事务需要用电脑解决。楚子航委婉礼貌地拒绝了,走出门还隐隐听到校长对他关心学校的欣慰感叹。

        回到家后,楚子航打开自己的电脑,七位密码,“Welcome”,打开网页,调出网址,“管理员登录”,账号,密码,等待……成功。他回想路明非的所在班级,点击“档案”,进入班级,移到最底,一个衰仔的大头贴在满屏帅哥靓女的美照中尤其扎眼。

        噢,也许不全是帅哥……他看着两个疑似双胞胎的胖子默默地想。

        楚子航选中了路明非的档案,大概浏览一遍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衰得不能再衰的大男孩。从档案上看,路明非这个人什么特点也没有,平凡的样貌,糟糕的气质,弱鸡的体格,差到无可救药的成绩……还有失败的暗恋。他想起路明非暗恋陈雯雯的“秘密”,尽管这个“秘密”人尽皆知。

        可怜的孩子……楚子航难得为一个人感到心塞。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考进仕兰中学的?他看着刚刚调出的成绩默然,平均都不知道有没有过及格线,名字那栏赫然打着“路明非”三个大字。

        ……要不,还是帮一下他吧。看到他的人生如此惨淡的楚子航没法忽视自己的良心,更何况这个良心距离他只有一个屏幕的距离。


        楚子航叹一口气,不去想那个男孩在知道自己是去给他补习时震惊的表情,写下了这个课堂的第一个笔记。


————————————

抱歉这么久才更……

一是最近作业很烦还有就是……

犹豫着要不要删了这文【捂脸】

毕竟,LOFTER太太们的光辉……

我我我我我我总觉得慌慌的。

但是果然……

每次看到楚路就很治愈开心得想躺在铺满百合花的天空下升天【死而无憾.jpg】

我爱他们!!!

他们那么可爱!!!

透明文手小秘密

就是我呢……第一次发文的小白不知所措。


透明小写手在此XD

joice(果汁):

羽紫烟*羽紫焰:

是我了/托腮笑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楚路】重启(一)

emmmmmm这是这周的份……


可能有点怪看官们宽容宽容?


小学生文笔【捂脸】


————————————

(一)初识

        路明非一直以为自己会衰到人生的结束,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了陈雯雯然后生个大胖小子两个也挺好,但就连他本人也清楚自己只是个癞蛤蟆。

 

        那么谁来告诉他仕兰中学的男神为什么回到天台上来?这里不是屌丝缅怀人生的专属圣地吗??路明非看着同样是校服却穿出了不一样的气质的楚子航,难得的大脑当机,平常张口就来的烂话此时一句也挤不出来。

 

        虽说一紧张就更容易说烂话但紧张过头就会有反效果的吗?路明非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还会思考这个问题。

 

        “学长,早啊……”早你个鬼!路明非背这夕阳想起几分钟前刚播完的放学铃声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子。

 

        “嗯。”就在路明非以为不会有人回应那句蠢话时,楚子航破天荒地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单调的拟声词。

 

        路明非简直受宠若惊。狗腿多年的路明非敏锐地觉察到了空气中的尴尬,细细斟酌着肚子里的话,精挑细选着词句想给这位“仕兰男神”留下个好印象。

 

        路明非刚刚打算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楚·真·高岭之花·子航开口道:“路明非?”

 

        “啊?”突然被叫到名字反应不能的路明非。

 

        “路明非。”楚子航再次说道,只是语气坚定了点。


        终于明白过来男神在叫自己的路明非急忙应道:“我是!是我楚学长。”


         楚子航因为对方略带激动的语气稍微有点惊讶,一直敛着的眸子似乎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你怎么在这?”楚子航问道。 
 
        路明说心说我还想问你嘞,难道老师身边的红人、女生心中的男神、男生眼中的钉子也会像屌丝一样来天台装逼吗?当然路明非不会说出来,他只是打着哈哈试图跳过这个话题:“啊哈哈,这个吗……”路明非眼尖地看到了挂在空中的月亮,灵机一动,“学长,要不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关于为什么月亮会在白天出现的原因吧?” 
 
        “那是因为月球围绕地球公转,有一半时间它会运动到地球公转轨道的内侧向阳的那一面,所以在地球上看月球就会和太阳为位于同一片天空。教育局已经把这个知识点编进初一上册的课本了。”楚子航默默地帮眼前这位小学弟回忆了七上的内容,声音磁性低沉。 
 
        上课从来听不进去的路明非:……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楚子航见眼前的人陷入了可疑的沉默,耐心地又问了一次:“你怎么在这?” 


        “我……我我我没回答出问题被老师罚站就觉得老师上完课后一定会留我训话干脆就直接逃到天台上来了学长你大恩大德放过我吧!”路明非紧张起来标点符号都不带一个的。

 
        其实路明非本想随便糊弄下,但是一看到楚子航被淡淡的光晕笼罩的时候,莫名感觉到对方身上莫大的孤独感让他停了一瞬,不由自主地说出了缘由。 
 
        然后路明非就看到楚子航用修长的手遮住了嘴。 
 
        学长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看不见你嘴角的笑意还有那身轻笑了。【好奇噢但还是要保持微笑】不过说实话学长的声音好听到爆啊……路明非暗恨自己的嗓子不争气。 
 
        路明非决定掰回一城,他咽了下口水,开口道:“学长你为什么会来这?” 
 
        楚子航似是没想到路明非的反问,原本为了遮掩笑意的手轻轻抚了抚额前的刘海,沉默良久才回答:“有点……无聊。” 
 
        ……???路明非眨眨眼,仔细回想了身为校学生会主席的楚子航正常一天的行程,又想想刚刚楚子航说了什么,表示要么是他耳朵有问题要么是楚子航学会了搞事情。 
 
        很显然第二种是他所希望的但是也是最不可能的。路明非开始考虑什么时候去医院记忆要不要在老师告诫他人生道理的时候塞耳塞了。也许回去掏个耳朵更实在?路明非很认真地考虑着。 
 
        “……你耳朵没问题,你没听错。什么是‘搞事情’?”楚子航淡淡的声音里带着点好奇。 
 
        学长你这么单纯.认真让我有很大的负罪感啊。刚反应过来自己把心里话说出去的路明非表示仿佛又把剑正中了他的红心。 
 
        路明非挠挠自己一生放荡不羁,软趴趴的头发,苦着脸纠结着自己到底是应该满足学长的好奇心还是保持学长“纯白”的人生经历不告诉他。 
 
        最终路明非还是在楚子航又一次的询问败下阵来,他对那种纯良的人一点办法也没有,更何况是那种需要他仰望的人。路明非弱弱地说道:“就是……就是恶意做些让别人困扰的事情或者,说些让人困扰的话……之类的?”没有底气。 
 
        “这样。”楚子航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我没有搞事情。” 
 
        “是是是学长你怎么可能搞事情呢?”你可是我们学校的脸啊,要搞也是我搞啊。路明非松了口气并且笑得非常狗腿。 
 
        “……你不回去吗?”半晌,楚子航才道。 
 
        ……?!“糟!婶婶要我帮她买盐来着!”路明非愣了一下,随即大惊失色,小小的身躯瞬间爆发除了运动会即使有陈雯雯加油也没有的速度,冲向了楚子航身后的楼梯。走之前,他还非常感激地头也不回地喊道:“谢谢学长提醒!” 
 
        楚子航路明非吓得也是一愣,听到他莫名其妙地道谢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他的人影消失在楼梯口,耳边还环绕着回音。过了好一会儿,楚子航有点明白路明非的意思,尽管知道没人会听见,他还是轻轻地回了句:“不用谢。” 
 
        轻得就像是随时会消失在风中。 
 

        楚子航下了楼,回到自己的教室整理好书包。他之所以上天台只是因为在完成学校的任务后突然有种孤独感,莫名地想从上面看看这片区域而已。他现在只需要坐进早就停在校门口的那辆奔驰S500回家就行了,接下来就是在家里的任务。


        楚子航背上书包走出教室,不出意外在回家见到妈妈之前都不会再开口了,所以他有一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整理今天发生的事情,方便于几个小时后的“写日记”。


        楚子航的“写日记”是在楚天骄死后养成的,“写”在脑子里。


        那个雨夜之后他一直都会有种莫名的孤独感。看着周围熟悉的同学,熟悉的老师,熟悉的景物,明明和以前一模一样,他却总觉得孤独在他心头上挥之不去。


        上天台是一时兴起,遇到那个男生是意料之外。之所以和他搭话,是因为他在那个男生身上感受到了同类的共鸣。


        有种莫名的亲切。


        楚子航在整理日记的时候特别标注了“路明非”。


        此时的路明非正背着书包撒丫子地往楼下小店跑,脑内突然闪过的楚子航让他不由自主地笑了,随即开始苦逼地想着回家后婶婶会如何如何骂他。



————————————

啊对了


关于这里明妃叫楚子航“学长”……


他们还不熟嘛。


熟起来就一口一个“师兄”


一口一个“嗯”啦【滑稽】

【楚路】重启

明妃小迷弟设定。


题目来源于我寒假的一篇作文,不要想太多。


从来不写大纲系列,基本想到哪写到哪。


所以伏笔什么的……咳咳。


妥妥的he。


这里是一看be就阴暗得想毁世界的人设【bu】


后期大部分来源于原著,只是打着“原创”的牌子把原著中楚路相处的片段改改而已。


各位看官凑合着看吧,就当重温一遍原著好了。


这里渣渣又是个玻璃心,不喜……emmmmmm请千万手下留情。


PS:我这里的明妃可能没原著那么衰,烂话也不太会写,所以大概会是那种……emmmmmm傻白甜?【大概←其实就是ooc】另,我是个失踪常户,看官们小心入坑。


今天没时间了这里先放个500字的开头……


————————————

        路明非一直以为自己会衰到人生的结束,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了陈雯雯然后生个大胖小子两个也挺好,但就连他本人也清楚自己只是个癞蛤蟆。

 

        那么谁来告诉他仕兰中学的男神为什么回到天台上来?这里不是屌丝缅怀人生的专属圣地吗??路明非看着同样是校服却穿出了不一样的气质的楚子航,难得的大脑当机,平常张口就来的烂话此时一句也挤不出来。

 

        虽说一紧张就更容易说烂话但紧张过头就会有反效果的吗?路明非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还会思考这个问题。

 

        “学长,早啊……”早你个鬼!路明非背这夕阳想起几分钟前刚播完的放学铃声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子。

 

        “嗯。”就在路明非以为不会有人回应那句蠢话时,楚子航破天荒地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单调的拟声词。

 

        路明非简直受宠若惊。狗腿多年的路明非敏锐地觉察到了空气中的尴尬,细细斟酌着肚子里的话,精挑细选着词句想给这位“仕兰男神”留下个好印象。

 

        路明非刚刚打算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楚·真·高岭之花·子航开口道:“路明非?”

 

        “啊?”突然被叫到名字反应不能的路明非。

 

        “路明非。”楚子航再次说道,只是语气坚定了点。


————————————

觉得可以接受的小伙伴等着明天吧?


这里手稿两千字左右……之后可能会越来越少【不要打我】


随时都有可能弃的。